首頁 |法制 |社會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費 |時評 |人物 |普法 |調查 |科技 |地方 |政務 |財經 |娛樂 |旅游

“封殺”ICO后 虛擬貨幣監管難題仍未解

2017-09-12 15:07:27    來源:新華網    

對于關注ICO(首次代幣發行)的“幣圈”投資者而言,這是急速造富的幻夢忽然破滅的一周。

9月4日,包括“一行三會”在內的七部委聯合發布公告,將ICO定義為“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準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要求即日起停止各類ICO融資活動,已經融資完畢的ICO項目也應當清退處理。

9月8日,上周五晚間,又有媒體報道稱監管當局決定關閉虛擬貨幣交易所,終止虛擬貨幣在中國境內的交易所交易。

不過,比特幣中國、火幣網、OKCoin幣行等3大虛擬貨幣交易平臺都表示,沒有接到監管機構的關閉通知;如果上述報道屬實,將停止目前的比特幣對人民幣的交易,轉型為數字資產點對點交易的信息平臺。

作為一項新生事物,ICO原本在“技術江湖”中是開發者互助式的項目融資工具。但在最近半年間,隨著各類ICO平臺和ICO錢包的興起,參與ICO的門檻大大降低,圈子不斷擴大,由此帶來的監管難題則越發迫切而棘手。

主動戳破ICO泡沫,或許只是未來更多挑戰的開始。業界和監管層都必須重新認識和理解ICO、虛擬貨幣的多重屬性,而這是一項長期任務。

一夜暴富神話下的ICO黑洞

對于突然發布的ICO監管政策,區塊鏈開發者、天使投資人李風并不覺得意外。早在ICO監管政策出臺前幾天,李風就在與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的交流中談到,“我覺得‘一刀切’也正常,太亂了先停下來,在這么亂的亂象下任何監管都應該不意外。”

“幣圈”亂象叢生已久。李風自己的感覺是,最近一兩個月在北京看到一些ICO項目的白皮書(ICO項目啟動前發布的說明書)有些“鬼扯”,不靠譜的項目越來越多。更讓他擔心的是,在三四線城市出現了一些“更離譜”的ICO項目。

無論是“鬼扯”的白皮書還是“離譜”的項目,背后的誘因都是ICO一夜暴富的神話。數據顯示,上半年全球七百余種虛擬貨幣市值漲幅明顯,39%的虛擬貨幣市值增長10~50倍,9.9%的虛擬貨幣市值增長50~100倍,另有7%的虛擬貨幣市值增長超過100倍。

在“一幣一別墅”的神話下,ICO的圈子越來越大,門檻逐漸降低,甚至有人將其類比為一個“小股市”。

根據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以下簡稱國家互金專委會)發布的《2017上半年國內ICO發展情況報告》,上半年國內ICO相關平臺43家,上線并完成ICO項目65個,累計融資規模達63523.64BTC(比特幣)、852753.36ETH(以太幣)以及部分人民幣與其他虛擬貨幣。以2017年7月19日零點價格換算,折合人民幣總計26.16億元,累計參與人次達10.5萬。

如此迅疾的增速潛藏著眾多未知的風險。國家互金專委會提醒,虛擬貨幣市場存在惡意炒作、價格劇烈波動等系列問題,且為洗錢、恐怖融資等活動提供了便利;ICO融資規模大,參與用戶多,但項目失敗率高。同時,存在通過ICO進行傳銷、詐騙等活動,容易導致金融風險和社會問題。目前很多區塊鏈應用項目屬于借區塊鏈名義炒作概念、濫竽充數的“偽鏈”。

中國政法大學互聯網金融法律研究院李愛君、張珺等人執筆的《虛擬貨幣發行、交易與融資法律問題研究報告》稱,虛擬貨幣控制存在風險,虛擬貨幣發行、交易與融資存在技術風險、非法集資風險、合同詐騙風險、非法經營風險、虛擬貨幣價值風險、交易風險、洗錢風險等,并且加大了信息不對稱性。

9月2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99號文。文件明確:ICO本質上屬于未經批準的非法公開融資,涉嫌非法集資、非法發行證券、非法發售代幣募集,以及涉及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嚴重擾亂了經濟金融秩序。

金融專家曹紅輝指出,行業并不是不能創新,但要依法依規。現在不少虛擬貨幣交易平臺成為了貨幣本身的交易平臺,“這還不是幣幣之間的外匯交易市場,而是把貨幣當做炒作的工具。”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長胡濱認為,本次七部委聯合發布的監管政策是對當前ICO風險非常及時的預警、處置措施。“這個做得非常正確,出手非常果斷。”胡濱說,這也是在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成立以后,首次出現的七部委聯合針對金融風險采取的措施。

中國政法大學資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武長海教授表示,9月4日ICO“一刀切”政策的出臺不足為奇。在當前的情況下,首先考慮的是金融安全,然后是對投資者權益的保護,第三才是金融創新。所以“一刀切”雖然出乎意料,但對整體金融安全來說仍是件好事。

武長海表示,互聯網金融、股權眾籌的先例已經證明,在技術面前,金融監管的手段和制度是滯后的。ICO目前尚未得到監管政策的認可,包括ICO的準入、定義都沒有法律依據,“它是個什么東西都沒有界定清楚”。

“創新要法律的陪伴,要有規則及時跟上,否則這樣的ICO泡沫破滅是遲早的事。”武長海說。

“幣圈”的眼淚,“鏈圈”的幸運?

針對ICO的監管政策出臺后,業界和學界在反思泡沫之外,也意識到需要重新、準確認識ICO和數字貨幣的多重屬性。

武長海認為,短期來看“一刀切”確實保證了金融安全和穩定,但這并不能解決長遠問題。“關鍵是我們能否在‘一刀切’之后,保護中小投資者權益以后,重新認識虛擬貨幣的性質和價值,再來談監管的問題。”

實際上,對于區塊鏈技術和虛擬貨幣而言,ICO所帶來的并不全是泡沫和災難。

美國電商平臺5Miles創始人兼CEO盧亮最近兩三年一直在研究中美區塊鏈技術的商業化應用。根據他的了解,最近國內ICO監管“重拳”對區塊鏈業內的兩種人產生不同影響:對“幣圈”來說這是災難,但對“鏈圈”來說卻是好事,甚至可以說是幸運。

所謂“幣圈”,指的是一群利用區塊鏈技術開發、發行、運營虛擬貨幣的人,許多ICO項目正是“幣圈”的典型代表;“鏈圈”則是一群研究區塊鏈底層技術以及社會化應用的開發者。

“‘鏈圈’以前主要在上海,以技術開發為主;‘幣圈’以前主要在北京,以屯幣為主。以前‘鏈圈’和‘幣圈’這兩個圈子之間是有鄙視鏈的。”盧亮說,監管政策出臺后,身邊這兩個圈子的人反應不同:“幣圈”的人雖然之前賺到了錢,但觸碰了紅線很苦惱;“鏈圈”的人開始明白通過ICO可以快速融資,幫助他們的區塊鏈項目盡快運作起來。

“ICO本身是小眾、專業領域里面的一種募資方式。”星合資本董事長郭宇航最近半年也在關注區塊鏈技術的開發和應用,從他接觸的項目團隊來看,因為“區塊鏈這種底層技術沒個三五年你也看不出效果”,許多“鏈圈”的開發者其實很難獲得VC/PE等財務投資者的支持。

郭宇航認為,在此輪ICO嚴格監管之后,應該研究如何篩選可靠的ICO項目,并將其風險控制在可控范圍內。“一刀切之后,能不能再給予那些真正的項目一個機會?假設我們能用某種方式把真正做區塊鏈的人甄別出來,這樣他們能通過ICO迅速做大做強,對區塊鏈在金融和各個行業的普及是有積極作用的。”

“愛恨”各不同

在上述七部委文件發布后,各大代幣全線下跌:超級現金Hshare(HSR)跌超50%,OmiseGo(OMG)跌20%,Lunyr (LUN)跌17%,VeChain(VEN)跌20%,比特幣也在20分鐘內跌去近2000元,以太幣暴跌10%。雖然比特幣、以太幣等“大幣”下跌后的價格依舊維持在高位,但接連出臺的監管措施始終不是個好消息。

金暉(化名)是ICO圈內的“老人”,最近一年來主持了多個ICO項目的路演活動,涵蓋游戲、金融科技等領域。他了解到的情況是,“一刀切”的政策出臺后,一些ICO項目可能會轉移到國外去,在海外的交易所進行,甚至可能在國外的社交網絡上路演。“就我所知,有些ICO可能會轉移到日本、冰島、愛沙尼亞去做,那里對區塊鏈持很開放的態度。”

“在哪兒ICO都會受到監管。”胡濱表示,目前國際上對于ICO、虛擬貨幣的性質和監管有多種看法,想通過“出海”躲避監管其實不現實。

從國際經驗來看,對虛擬貨幣和ICO項目的認識各有不同,所采取的的監管措施也差異較大。

金融科技分析研究公司Autonomous NEXT發布的區塊鏈ICO狀況報告分析了瑞士、新加坡、俄羅斯、中國、英國和美國等6個國家的ICO和加密貨幣整體狀況:新加坡和瑞士對新興科技的監管較為寬松,以加密貨幣作為一種資產,適合其發展;英國相關法規缺乏明確性,英國金融市場行為監管局(FCA)對分布式賬本技術采取了等等看的態度;美國“監管機構的大雜燴”讓代幣發售更加復雜,而且各州實施各自的法規,情況比較復雜。

能源區塊鏈實驗室創始合伙人兼首席架構師、信達證券首席區塊鏈專家曹寅最近一年與不少歐美國家的區塊鏈和虛擬貨幣業界有過交流。根據他的觀察,大國對于虛擬貨幣通常比較謹慎,因為內部金融體系復雜,不同監管部門的理解和意見都不一樣。

“美國的IRS(國稅局)今年在考慮把比特幣列為應納稅資產,作為合法合規的金融資產來管理,但美國證監會把比特幣作為證券類產品來管理。”曹寅注意到,還有些貨幣體系脆弱的國家把比特幣這類虛擬貨幣作為第三方支付工具,甚至有些規模非常小的國家非常支持虛擬貨幣。

例如,東歐小國愛沙尼亞正在考慮成立一個比特幣國家主權財富基金,此前,愛沙尼亞也曾發行過加密數字貨幣“愛沙幣”。業內分析,這個人口只有132萬人的小國看中了比特幣去中心化、自由和隱私等屬性,希望能以此擺脫外資銀行對本國金融市場的控制。

曹寅的另一個身份是愛沙尼亞數字國家計劃顧問委員會成員,在他看來,愛沙尼亞等國家對虛擬貨幣的開放態度對于中國并沒有參考性;且因為相關法律對虛擬貨幣的性質還沒有界定清楚,“拿來主義”難免會出現水土不服。

“大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愛沙尼亞這些國家的摸索,摔倒了頂多也就是淹沒胸口。中美這類大國,摔倒了可能就是深淵。”曹寅說。

試一試“監管沙盒”?

雖然各國情況各異監管措施不一,但業界和監管層一直在討論,能否學習英國、新加坡等國的監管沙盒模式。

所謂監管沙盒,指的是創建一個“安全空間”,在這個空間內,金融科技企業可以測試其創新的金融產品、服務、商業模式和營銷方式,同時不用在相關活動與現行規范沖突時立即受到監管規則的約束。

監管沙盒的概念由英國政府于2015年3月率先提出,隨后在英國、新加坡、日本等國推廣實驗。加拿大金融市場管理局(AMF)最近確定ICO項目屬于證券類,甚至接受這類ICO公司進入監管沙盒。有消息稱,Impak Coin項目成為了AMF沙盒監管下的第一個項目,這也是首個合規的加拿大ICO項目。

放眼國內,學習國外監管沙盒的建議早已有之。

在2017年7月刊的《當代金融家》雜志上,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姚前發表署名文章《數字加密代幣ICO及其監管研究》,這是中國學界和業界最早系統分析ICO的文章。在文章中,姚前建議對 ICO 實施監管沙盒,監管部門可在確保投資者利益保護的前提下,在監管沙盒內對 ICO 的上市審批、投資者限制、項目公開宣傳和推介等方面實施豁免或有限授權,允許 ICO 項目開展測試活動而不需要擔心監管后果,為 ICO 項目創造 “安全” 的創新空間,降低創新成本和政策風險。

實際上,此類探索最近也在貴陽、贛州等地出現。7月9日,贛州區塊鏈金融產業沙盒園暨地方新型金融監管沙盒在北京正式啟動。7月25日,在貴陽召開的“區塊鏈ICO行業生態體系建設研討會”發布了《區塊鏈ICO貴陽共識》,提出將建立標準沙盒計劃,及各領域子沙盒計劃,深入細節,形成切實可行的監管體制。

不過,針對虛擬貨幣進行監管沙盒的想法在落地時仍將面臨不少挑戰。

武長海認為,開展沙盒式監管前要弄清楚虛擬貨幣的性質,而首先要做的,是對包括比特幣在內的虛擬貨幣的性質界定清楚。“如果要想合法化,虛擬貨幣是個什么東西?相應的規則、制度要寫清楚。跟實體經濟的關系是什么?要研究清楚。”

“這個東西各國都在試驗過程當中,(對于)沙盒大家都沒有經驗,都是在嘗試做。”胡濱指出,監管沙盒不是一兩個簡單的試點,而是有一整套機制,涉及的監管部門眾多。

“我們現在界定它是一種非法的金融活動,聯合了7個監管部門來聯合執法。未來等ICO制度完善了,監管規則明確了,自然監管主體就水落石出了。”胡濱說,從國際經驗來看,目前對ICO的監管更多的是定位為證券監管部門,代幣的發行類似于證券融資行為。

姚前在上述文章中也指出,實施監管沙盒的先要基礎是完備清晰的授權或許可的金融監管體系。基于我國當前的分業監管體制,若按分業授權或許可,容易產生監管套利或監管混亂,也不符合 ICO 項目的多元創新特點和測試需要,因此建議進一步加強金融監管協調機制建設,將其提升到更有效的層次,在此框架下開展監管沙盒。

原文鏈接: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17-09/12/c_1121646429.htm

(編輯:信息聚合 )

免責聲明:法制與社會網本欄目發布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稿件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法制與社會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中文陳述文字和文字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不做任何保證或者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由任何懷疑或質疑,請即法制與社會網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 法制
  • 社會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費
  • 時評
滇ICP備13003036號-1 法制與社會雜志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fifa手游新引擎什么阵容好 股票期权是什么意思 浙江飞鱼近期开奖号 淮安有养殖肉狗赚钱吗 双色球现场开奖时间 腾讯分分彩计划全天 金沙棋牌官方 造价管理咨询赚钱不 排列五号码预测今天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彩票控 举报偷税赚钱 中国福彩中心 新11选5任选1 龙游传说可以赚钱吗 浙江大乐透走势图 吉林11选5双彩网 怎么样在手机上建平台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