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法制 |社會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費 |時評 |人物 |普法 |調查 |科技 |地方 |政務 |財經 |娛樂 |旅游

這些90后為什么成了ICO里的“韭菜”

2017-09-12 15:08:21    來源:新華網    

“賺錢的時候沒吃到肉,挨‘刀’的時候一‘刀’都沒少。”

  得知ICO(首次代幣發行)被央行定為非法金融活動的那一刻,今年只有23歲的尚可,有些發蒙。這個連本科都還沒畢業的大學生,卻在兩個月前,一頭栽進了ICO的世界。

  ICO是什么?這個看著和IPO很像,卻又很陌生的英文縮寫,大部分90后可能聞所未聞。

  但也有一些90后跑在了前面。

  那些大佬把“餅畫得很大”

  尚可是被身邊一個做比特幣挖礦的朋友拉進“幣圈”的。

  對ICO初步了解后,尚可開始找尋適合投資的ICO項目。

  在他看來,比特幣、ICO這些“東西”,和股票市場差不多,就是風險高了些。“我有這個心理準備。”

  直播平臺、視頻節目、新聞網頁,是他選擇了解ICO項目的路徑。

  整個8月,尚可幾乎都在和“某某鏈”和各種自己都記不太清縮寫的代幣英文名打交道。

  視頻里,一些“大咖”為ICO項目“叫好”,“他們把餅畫得很大”,尚可慢慢動了心,“那些幣圈的大佬投了我也就投了。”

  他指的大佬是“幣圈”里的明星投資人薛蠻子、李笑來……

  人們對薛蠻子并不陌生。據媒體報道,今年7月,他找到有“比特幣首富”之稱的李笑來了解區塊鏈和ICO,后來,曾在40多天投資了20家ICO項目。

  和薛蠻子相比,李笑來在圈外人聽來,就稍顯陌生。但在“幣圈”里,他被一些人奉為名氣最大的IP,收獲了一大批“迷弟”“迷妹”。

  李笑來早期在新東方擔任英語老師,比特幣出現后,開始購買比特幣。公開資料顯示,李笑來在2013年創立比特基金,專注于互聯網、比特幣相關領域的天使投資。后來,成為云幣網的股東、ICOINFO平臺的投資方,又是PressOne項目發起人,但其在業界所獲評價褒貶不一。

  在北京工作的90后姑娘楊蕓,和很多人一樣,把李笑來視為“幣圈的精神領袖”。

  一開始,楊蕓也不知道李笑來是何許人也。但周圍炒幣的朋友是李笑來的“迷弟”,和朋友一起討論ICO的時候,“他總是和我們講李笑來的世界觀。”

  久而久之,楊蕓也成為李笑來的“迷妹”,“他寫的東西、出的書我都會看”。楊蕓參加的第一個ICO項目就是李笑來發起的PressOne。“我看人也看項目,但這個項目是沖著李笑來才投的”。

  ICO被叫停后,云幣網已經停止交易,開始對投資者進行清退。李笑來因其曾站臺的EOS代幣價格成倍下跌,受到許多投資者謾罵,李笑來本人再度站上了風口浪尖。

  但楊蕓覺得他不是騙子,“他人挺好。”

  “真的變成了被割的韭菜”

  8月底尚可開啟了第一筆ICO代幣交易。

  因為沒趕上項目初始募集,他只能通過和別人場外交易,用兩萬元買入了1萬多個市價1.5元/個的域鏈代幣DOC。

  入手后不久,他發現,域鏈的場外交易價格曾一度漲到2.5元/個。這讓他一度覺得,自己的眼光還可以。

  但劇情并沒按他心里的腳本上演。

  公開資料顯示,8月23日,域鏈開始在比特時代、幣久網、比特兒等多家虛擬貨幣交易平臺上市,開始二手市場交易。“一上線價格只有1.5元左右。”尚可回憶道。

  接下來的一周里,價格一路下跌。在購買了DOC后,尚可又在短短幾天分別購買了游戲鏈、玄鏈和知識鏈三個項目的代幣。

  這些“沒做過太多了解”的幣種,從他手里套走了6萬元。這筆錢有的是家里給的,有的是自己兼職所得。

  “我剛接觸這個東西,不太懂。”9月5日,監管部門發布消息后的第二天,尚可投資的6萬元瞬間蒸發,不到24小時,就只剩下了4000元。

  尚可發現,自己變成了被割的韭菜,“成了接盤俠”“腰斬腰斬再腰斬”。

  看見叫停的新聞后,薛子暉的第一反應是:“大盤看都不用看,萬里江山一片綠。”畢業后,他一直在家搞金融投資。

  “慌,錢也回不來。”等,是這個24歲的年輕人不同于一般玩家的心態。“投資出去就不是你的錢了,心態要好,不要懷疑自己的選擇”。

  和參與ICO代幣二級市場交易的一些投資人不太一樣,尚可也沒有太多過激的想法,“我承認自己也有問題”。

  “涉世未深”“太年輕”“被忽悠了”……這是虧本后,他對自己的評價。

  當初到底是哪句話打動了尚可,哪一個瞬間讓他下定決心買ICO代幣?尚可的答案很簡單:“能賺錢就買了。”

  之前,很多已經上線的ICO代幣瘋狂上漲。“有的4個月內從幾元漲到了400多元”。

  面對一上線就下跌的DOC,尚可不是沒冒過拋售的念頭,但最終還是抱著一種“肯定還能漲回來的”心態,等下去。

  和尚可不同,楊蕓對自己的評價是“幣圈”里的“老韭菜”。

  在周圍的人看來,她算投資者中比較幸運的。早在8月底,楊蕓的男友從政府可能要出手監管的新聞里,嗅出了不安的味道。兩人商量后,就把手里60%的虛擬貨幣往外拋。

  這個從2015年就開始購買比特幣的90后,炒起幣來,一點不含糊。

  起初,她只敢拿出5000元作為本金,謹慎購買了在國際上受認可度高的比特幣,在她看來,“投資的事情不是哪個朋友說好就會去買的。”

  但近年來,隨著比特幣價格的回升,虛擬貨幣日漸繁榮,楊蕓慢慢嘗到了投資帶來的“甜頭”。

  回本之后,她漸漸深入這個“圈子”,投入的本金從5000元逐漸增加到4萬元。

  楊蕓細算了一下,這兩年,通過買賣虛擬貨幣和ICO代幣,賺的錢加起來有5萬元。

  盡管在周圍的人看來,楊蕓這兩年賺得不少,但她自己卻覺得,和資金量500多萬元的朋友相比,自己在幣圈里只是小散戶。

  “完全不知道什么時候會漲,什么時候會跌”

  和楊蕓一樣,薛子暉最早接觸“幣圈”也是從比特幣開始。

  當時比特幣價格是4000元左右,國內整個虛擬貨幣市場完全處于未開發階段,因此全球范圍內中國區的交易量并不算大。

  今年3月至今,薛子暉的朋友圈更像是其在“幣圈”摸爬滾打的縮影。

  3月24日,第一條與交易相關的朋友圈記錄著他買虛擬貨幣的心路歷程:“買了不少,賺翻了。”

  曬出的截圖顯示,今年3月21日到3月24日,連續3天他進行了7筆某虛擬貨幣的交易。這種有點拉仇恨似的“曬幸福”,在之后的兩個月里,逐漸變成了對虛擬貨幣投資的赤裸裸的告白。

  4月6日、4月8日、4月12日、4月18日、5月1日,隨著幣價的一路高歌,薛子輝“炫耀”頻率不斷增加。“項目不錯”“一萬了,不知道多少人眼睜睜看他漲起來”“只要看準了,永遠不要猶豫”。

  但8月5日,他預測到持有的虛擬貨幣可能會下跌。隨后,發了一條朋友圈,“沒有哪次出來耍是安安心心的”。文字配圖里,電腦窗口同時顯示著幣價的走勢圖。

  在投資幣圈的兩年里,楊蕓見過太多的大起大落。

  她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個自己都記不清名字的虛擬貨幣,買的時候5元,到今年8月底,已經漲到360元。但也有一下子從10元多跌回幾毛錢的幣。

  做互聯網產品經理的楊蕓沒覺得這些ICO投資有多靠譜,“只是想嘗試一下”。她漸漸懂得調整心態,培養自己的投資理念。

  身邊的一些朋友也會經常湊在一起聊聊該如何投資更保險。在她眼里,投資虛擬貨幣和股票還不一樣,沒有漲停跌停,“一個剛工作的人,肯定接受不了(幣價)大起大落。”

  在“幣圈”投資,楊蕓覺得這里有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有很多人一夜暴富,也有很多人一夜破產”。

  楊蕓知道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里。這兩年,她購買幣種從單一的比特幣到手握多個虛擬貨幣,ICO代幣投資也前后參與了兩個項目。

  在尚可看來,有一些ICO項目還是不錯的,但有些可能就是出來圈錢的。“有的發了代幣后,團隊就沒消息了”。

  薛子暉觀察到ICO項目在國家發布通知前都處于比較混亂的狀態,這給市場增加了較大的風險。“但風險是必定存在的,沒有哪個項目能保證不虧。特別是幣圈,玩ICO的不少,但是玩得好的不是特別多”。

  他清楚地知道,國內大部分ICO服務平臺只需要項目方交錢就可以上線,不少ICO項目頂著白皮書的光環,編織著虛偽的陷阱,成為部分人圈錢的工具。在他看來,要自保,最重要的是投資人要深入學習區塊鏈知識,對各種ICO項目有理性的分析,比如項目的發展前景及實際運用等。

  平日里被工作忙得團團轉,楊蕓對ICO做了點研究,但不深入。

  在她看來,大部分投資者沒什么時間和精力去深層次了解ICO和區塊鏈技術,最多像炒股票一樣,分析幣種的走勢。但她覺得,虛擬貨幣這個市場根本沒有投資規律可言。之前也嘗試研究K線,但絲毫沒用。“完全不知道什么時候會漲,什么時候會跌”。

  8日晚間網上傳出政府要關閉虛擬貨幣交易平臺的消息后,許多虛擬貨幣開始下跌,楊蕓有點慌了。

  如果平臺真的要關閉,那她手上剩下的虛擬貨幣,都可能要經歷“滑鐵盧”。

  沒做太多猶豫,楊蕓就把手上的虛擬貨幣全都拋售了。

  “慌什么慌?換國外玩啊!” 比起楊雯,薛子暉無比淡定。他所說的換國外玩,是把平臺里的虛擬貨幣轉到國外的虛擬貨幣交易平臺上,繼續交易。但尚可不這么打算,他覺得把虛擬貨幣轉到海外的過程較為繁瑣。

  疑似“關閉令”的消息曝出后,尚可手上的本金從4000元瞬間變成3000元。但他仍心存僥幸,想再賭上一把。

  8日晚上10時多,他把手上一小部分以太坊拋售,在以太坊價格有所回升的時候,又在低位購進了新以太坊,以此希望能減少損失。

  幣圈的潮起潮落,并沒有改變薛子暉對大勢的判斷,他認為未來10年,一定是數字貨幣蓬勃發展的時代。

  “按照目前的發展趨勢,移動支付將越來越多地滲透到社會生活各個環節中。另外,隨著出國旅游的人數增多,貨幣之間的匯率造成的匯兌差比較明顯,所以一個具有實際價值、而且廣大社會公認的數字貨幣出現是必然的,但必須在法律范圍內進行交易。”

  (應采訪對象要求,尚可、楊蕓、薛子暉均為化名)

原文鏈接: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17-09/12/c_1121646360.htm

(編輯:信息聚合 )

免責聲明:法制與社會網本欄目發布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稿件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法制與社會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中文陳述文字和文字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不做任何保證或者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由任何懷疑或質疑,請即法制與社會網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 法制
  • 社會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費
  • 時評
滇ICP備13003036號-1 法制與社會雜志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fifa手游新引擎什么阵容好 极速飞艇平台出租 夜店上班怎么赚钱 3d三杀差变软件 坎布尔瓦尔韦克分析 北京赛车联盟 2008年股票指数 如果彩开彩现场 三分彩开奖走势图 今日股票推荐股 福彩时时彩官方网站 11选5缩水软件超强版 现在什么行业才能赚钱最快 体彩大乐奖历史记录 申城四人斗地主棋 多乐彩任一玩法 贵州11选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