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法制 |社會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費 |時評 |人物 |普法 |調查 |科技 |地方 |政務 |財經 |娛樂 |旅游

邯鄲中院終審王振江等人無罪 公安對本案人員仍網上追逃?

2017-05-14 11:19:46 來源:中國新媒體信息網 責任編輯:蔣杰 字體:

 警察權力一旦被濫用,司法的公信力也必將受到嚴重破壞,近些年,由于司法機關權力任性造成的冤假錯案不在少數。根據國際人權公約和我國司法審判有一案不再理原則規定:一起案件經法院終審判決后,在沒有新的事實證據足以推翻原判決情況下,任何機關不得再行啟動刑事追訴程序。然而,河北省邯鄲市涉縣反腐斗士王振江就遭遇了這樣一場不幸。在終審法院對他及其家人進行無罪判決后,涉縣公安機關仍然對王振江弟弟王振平、兒子王飛進行網上追逃。這種行為實屬罕見。究竟是疏忽還是遺忘還是……

       王振江及其家人所遭遇的這場牢獄之災,緣起五年前一個莫須有的“妨礙公務”罪名。


\


       據涉縣人民檢察院和曲周縣檢察院兩份起訴書稱,2012年10月18日下午,涉縣公安局西達刑警隊三名民警因趙某涉嫌猥褻婦女案向史某詢問材料時,被史某帶到王振江家,民警遭到王振江等人的盤問、刁難、不讓離開,甚至發生打斗,后來,涉縣警方以妨礙公務罪對王振江及其家人刑事拘留。2013年3月13日,涉縣檢察院對王振江等人以“妨礙公務罪”向涉縣法院提起公訴。后被指定曲周縣法院審判。曲周縣檢察院認為沒有妨礙公務罪的依據,退回涉縣公安機關補充偵查,明確要求檢察院出具證明,證明公安機關到王振江家執行公務,(反腐斗士王振江已被羈押9個多月)涉縣檢察院的公訴人師志剛于2013年7月15日自證簽名作出情況說明:“關于趙彥忠案被涉縣人民法院判處無罪后,我院依法提起抗訴,二審期間,市檢察院要求對該案進一步偵查。按照市檢察院的補查要求,我院要求涉縣公安局對該案進行補充偵查取證。”在反腐斗士王振江被羈押整整1年,曲周人民法院才開庭審理以該情況說明判處反腐斗士王振江有期徒刑1年零兩個月,其它三被告各判出罰金一萬元。在反腐斗士王振江和妹妹王振華、弟媳王彥春被羈押期間,對其弟弟王振平、兒子王飛進行網上追逃,給其家庭帶來滅頂之災,父親被氣死。王振江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案開始馬拉松式的審判,本案六次審判,兩次發還重審,十幾次開庭,八次補充偵查,歷經五年,最終判決反腐斗士王振江等四被告人無罪。一場突如其來的牢獄之災本應就此劃上句號,然而,終審判決王振江等四被告人無罪已經一個多月,但涉縣公安機關仍對其家人弟弟王振平、兒子王飛進行網上追逃。

       特別是2013年7月29日,曲周人民檢察院再次以涉嫌“妨礙公務罪”向曲周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對反腐斗士王振江等人作出兩次有罪判決后被判決無罪,曲周人民檢察院又提起抗訴,邯鄲市檢察院進行了第八次補充偵查,同時涉縣公安局郝保軍、張志濤、涉縣檢察院劉志明、姚莉、師志剛以及邯鄲市檢察院公訴處副處長陳冬冬登場作證,控辯雙方以及王振江對證人長達7個多小時交叉發問,僅王振江準備發問提綱4000多字,對證人發問近70多個問題,最少40多個問題,當庭證人漏洞百出、相互矛盾。


\


       涉縣檢察院和邯鄲市檢察院出具的五份自證情況說明:

       第一份情況說明:涉縣檢察院的公訴人師志剛于2013年7月15日自證簽名加蓋公章作出情況說明:“關于趙彥忠案被涉縣人民法院判處無罪后,我院依法提起抗訴,二審期間,市檢察院要求對該案進一步偵查。按照市檢察院的補查要求,我院要求涉縣公安局對該案進行補充偵查取證。”
 
       第二份情況說明:涉縣檢察院2014年10月30日由姚莉、劉志明簽名加蓋公章再次出具情況說明“關于趙彥忠案在二審期間,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要求補強證據,其中涉及到對趙彥忠妻子史鳳菊進行重新詢問,后我院據此通知涉縣公安局對此項證據進行核實。”

       第三份情況說明:涉縣檢察院2015年10月9日由姚莉出具情況說明,上面有公訴科科長劉志明簽名加蓋公章 :我叫姚莉,涉縣人民檢察院工作人員,趙彥忠案的一審公訴人。趙彥忠案抗訴后,我因別的工作脫離單位一段時間,回來后,當時的公訴科科長劉志明對我說,此案卷邯鄲市法院的法官已經看卷了,給市院(邯鄲市檢察院)的辦案人員提出一些問題。我當時理解成邯鄲市中級法院要求補充材料,所以,在上一份情況說明中提到,是中院讓去詢問趙彥忠妻子史鳳菊材料的。后經核實,實際情況是,市院的辦案人員口頭通知我院需要對該案進一步補充一些證據;

       第四份情況說明涉縣檢察院2016年5月16日由姚莉、劉志明、師志剛簽名加蓋公章再次出具情況說明:原審被告人趙彥忠強制猥褻婦女罪一案二審期間,邯鄲市人民檢察院辦案人員在審查該案第一審案卷材料時認為需要原偵查機關補充收集相關證據,市院公訴處陳冬冬電話通知公訴科科長劉志明進一步補充相關證據,后市院又通知劉志明和辦案人到市院公訴處,對該案需要補充的相關證據材料內容進行了詳細的說明;

       第五份情況說明邯鄲市檢察院公訴處副處長陳冬冬、郭萍2016年5月18日簽名加蓋公章出具情況說明:涉縣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被告人趙彥忠強制猥褻婦女罪一案,涉縣人民法院(2012)涉刑初字第77號刑事判決書判決被告人趙彥忠無罪,涉縣人民檢察院認為該判決確有錯誤,依法提起抗訴。二審期間,邯鄲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人員陳冬冬、郭萍辦理該案,依法調閱該案卷宗材料。經審查認為需要原偵查機關涉縣公安局補充收集相關證據,即通過了涉縣人民檢察院 要求涉縣公安局補充相關證據。

       河北省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2016)冀04刑終608號:本院認為:

       (一)涉縣公安局辦案民警郝保軍、張學清依法執行公務的依據不足。理由如下:

       1、從目前證據看,辦案民警郝保軍、張學清到證人住處詢問材料,沒有攜帶公安機關的相關證明文件,違反了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二條關于偵查人員到證人所在單位、住所或者證人提出的地點詢問證人,應當出示公安機關的相關證明文件的規定。從案發現場看,西達辦案民警郝保軍、張學清在王振江家僅出示了人民警察證,并未出示蓋有單位公章的相關的文件證明,并說按照法律規定不需要手續是沒有根據的。執法程序存在嚴重瑕疵。

       2、辦案人員出具的五份言詞證據,在補查內容、過程等主要情節上存有多處矛盾。經庭審當庭質證仍無法印證。

       3、提交的新證據補查提綱在交接時間、有無公章等主要情節上存有矛盾。2012年10月王振江涉嫌妨害公務案發后,公檢沒有提交詢問證人的補查提綱,趙彥忠涉嫌犯罪的案卷材料中亦沒有這份原始偵查提綱,四年之后2016年11月涉縣公安局辦案人員到邯鄲市人民檢察院蘇亞江電腦上調取了該補查提綱,庭審中多名辦案人員對該補查提綱進行陳述,但在補查提綱有無公章等細節上相互矛盾,無法印證。故檢察機關所提涉縣公安局辦案人員詢問史鳳菊是依法執行公務的依據不足,該抗訴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二)涉縣公安局民警王志永案發時沒有警察證,不具備執法主體資格,其帶領隊員的解救行為程序上違法,不屬于依法執行公務。理由如下:

       1、涉縣公安局民警王志永、石煒、劉曉亮等人均證明,接到“110”指揮中心指令出警,但卷中沒有涉縣公安局出具的“110”接、處警登記表。2016年5月12日,涉縣公安局指揮中心申建朋出具了情況說明,其在指揮中心值班,接到民警張學清的報警。但其未提供110 指揮中心接、處警登記記錄,只是提供巡警大隊接、處警登記記錄的復印件,沒有相關通話記錄及書證來佐證其證明的真實性。

       2、民警王志永在2012年5月7日被錄用為涉縣公安局公務員,2014年5月追認為2012年9月授予二級警司警銜,但在案發時,其未取得人民警察證,根據公安部2008年2月28日施行的《公安機關人民警察證使用管理規定》,人民警察證是公安機關人民警察身份和依法執行職務的憑證和標志。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在依法執行職務時,除法律、法規另有規定外,應當隨身攜帶人民警察證,主動出示并表明人民警察身份。公安部2010年1月27日實施的《公安機關人民警察現場制止違法犯罪行為操作規程》也規定,采取處置措施前,公安機關人民警察應當表明身份并出示執法證件;情況緊急來不及出示執法證件的,應當先表明身份,并在處置過程中出示執法證件;著制式警服執行職務時,可不出示執法證件。從以上規定可以看出,出警人員必須有執法證件,該案盡管王志永在2012年5月7日已被錄用為涉縣公安局公務員,且被事后追認為2012年9月授予二級警司警銜,但其在案發時并未持有人民警察證,尚不能以人民警察的身份執行公務。

       3、王志永帶領的劉曉亮等六名巡防隊員,屬于警務輔助人員,也不具備執法主體資格,根據公安部關于巡防隊員、協警、輔警的規定,劉曉亮等六名巡防隊員應當在公安民警指揮和監督下開展輔助性工作。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帶隊出警、處警的王志永及其帶領的巡防隊員,在案發時具備依法執行職務的主體資格,其出警解救的行為,不能認定為依法執行公務。故檢察機關所提涉縣公安局民警王志永帶隊去解救民警的行為,屬于依法執行公務的依據不足,該抗訴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綜上所述,原審被告王振江、王彥春、王振花、史鳳菊四人構成妨害公務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曲周縣人民法院以證據不足,判決原審被告王振江等四人無罪,并無不當。曲周縣人民檢察院抗訴提出本案確實有充分證據證明被告人王振江等四人有罪的意見,不予采納。駁回抗訴,維持原判。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2017年4月11日,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無罪裁定,王振江等人也終于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在長達5年時間里,這場官司歷經十幾次開庭六次審判,兩次發還重審,八次補充偵查,馬拉松式審判終于結束了。

       “有家不能回,也不敢回,常常半夜里被噩夢驚醒。”談及此事,心力交瘁的王振江欲哭無淚。他說,在看守所被關押的這么多日子,他和家人遭到了非人的折磨,身心飽受摧殘,常常飯不能吃,夜不能寐。如今雖然等來了正義的審判,重新獲得了自由,但這段痛苦的經歷將成為他們全家人永遠揮之不去的陰影。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如果說王振江及其家人一開始無辜遭到刑拘還有情可原,那么在法院作出無罪判決后,檢察機關再提起抗訴就是錯上加錯。

       盡管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已經作出終審無罪判決,并且至今已過去了一個多月,但這場官司仍未“結案”。涉縣警方此前對王振江(本案)家人進行網上追逃的信息仍未及時撤銷,所扣押的兩部手機等物品也不予歸還。王振江氣憤地說,他們三番五次提起公訴和抗訴的目的實際上就是打擊報復,目的就是“非治我的罪而不快”。

       王振江提供的幾段通話錄音顯示:王振江在電話中向涉縣公安局劉宏偉副局長詢問當初被所扣押的手機,劉局長表示,當初這個案子是公安局黨委委員公安局劉曉光主辦的,他并不清楚。

       2017年5月6日,王振江分別向當初辦案民警王曉光和劉懷飛詢問所扣押手機一事時,兩人均稱,手機已經沒有印象,想不起來了,王振江詢問其家人是否仍在網上追逃,劉稱,“你回來以后見個面再說吧。”王曉光則稱,他現在外地培訓,判決你們無罪,我們已經知道了,已經打報告撤網,回去以后我盯著。

       5月6日,王振江再次在電話中向主管副局長劉宏偉詢問網上追逃撤案一事,劉表示,這個案子是黨委委員王曉光辦的,應該由其處理。

       5月13日,王振江再次分別向涉縣公安局王曉光、劉懷飛打電話,王曉光說,手機在涉案物品室找到了,讓你家里人去找劉懷飛去取吧,對你弟弟和兒子還沒撤網,我還在外地培訓,等我回去上會研究再做處理。劉懷飛稱,手機找到了,讓你家里人來取吧。王振江問劉懷飛,為什么扣我兩部手機至今?劉懷飛未回答就掛斷電話,后幾次打電話其再也不接電話了。

       “含冤蹲了大牢,相關單位連一句道歉的話都沒有。”受害人王振江說,相關辦案人員的責任難辭其咎。下一步,王振江準備一定要為自己和家人蒙受的冤屈討個說法。(鄭言)

原文鏈接:http://www.cciatv.com/n/fazhi/renwushehuiwanxiang/201705/39631.html

免責聲明:法制與社會網本欄目發布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稿件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法制與社會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中文陳述文字和文字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不做任何保證或者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由任何懷疑或質疑,請即法制與社會網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編輯:SH009 )

  • 法制
  • 社會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費
  • 時評
滇ICP備13003036號-1 法制與社會雜志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fifa手游新引擎什么阵容好